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出轨的女人小说岳颜王梓

2020-05-18 19:13:12

小说《》,主要讲述了岳颜王梓之间的爱情故事。为您提供出轨的女人小说阅读,出轨的女人小说题材新颖,构思巧妙。手机铃声响起,她打开来看,是微信里一个叫做“零点七”的人发来的视频,已经忘记这个零点七当初是怎么添加上她微信的了,只是每隔一两个月,他就会发来一段视频。

精选内容:

下班的时候,岳颜站在办公楼前,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

手机铃声响起,她打开来看,是微信里一个叫做“零点七”的人发来的视频,已经忘记这个零点七当初是怎么添加上她微信的了,只是每隔一两个月,他就会发来一段视频。

视频里,一个容貌很美,看上去很清纯的女孩儿脸上带着笑,她的双腿正盘旋在男人的腰杆上,男人则表情淡定,双手搂着她的腰,在海边别墅落地窗后上演了一场活春宫,热烈而又肆无忌惮。

而视频里的这个男人,正是岳颜的老公,苏逸锦。

偷情的刺激,到底还是让苏逸锦忘记了曾经爱情的美好。

“又换人了啊。”岳颜扯着嘴角苦涩的笑了,这样类似的视频她已经收到过很多,只是每一次视频里的都是不同的女孩儿而已。

苏逸锦的家境真的很好,说是传说中的富二代真的一点儿不为过,他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在A市很有名的房地产公司,他毕业以后就进入公司做了副总裁,在很多同学还在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时候,他已经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记得去年第一次收到这种视频的时候,岳颜拿着视频找苏逸锦哭过,也闹过,最后却以他甩了她一个耳光而告终。

她到现在都能清晰的记得当时脸上红肿的疼痛和他冰冷的表情,她甚至很清楚的记得他说的每一个字。

他说:“岳颜,我是个男人,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那是生意场上的需要,如果我不去适应那个圈子,我就会被那个圈子所淘汰!我的老婆是你,你何必去和外面那些女人比?她们比起你来,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玩具。我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你该多理解我,以后,别再无理取闹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们在外面逢场作戏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那段时间,她曾一度觉得天都塌了,她甚至不顾一切的提出了离婚!可是,当她提出离婚的第二天,他就找来了她的父母。

岳颜的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最后冷着脸说,“男人,尤其是有钱的男人,哪一个在外面不玩女人?颜儿,你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不要去贪图那种理想的生活。只要逸锦还记得这个家,还把你看成他最在意的老婆,外面那些逢场作戏,你就当做没看见吧。”

而岳颜的母亲,则是抹着眼泪不断的埋怨她,“结婚的时候,不是让你好好照顾逸锦吗?他工作压力大,你就不能多理解他一些?他都说了那些女人和你比起来什么都不是,你还想怎么样呢?你弟弟在他的帮助下出国留学了,现在才大二,还有两年才毕业,你现在提离婚,是想逼死我和你爸吗?”

也许,这就是生活最残酷的地方,很多时候,明明是自己的事,却因为身边所在乎的人而演变成了身不由己。

想起了大四那年,也是这样的一个下雪天,他抱着鲜艳的玫瑰花,在女生宿舍楼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下跪对她说:“颜儿,你嫁给我吧,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那时候,他是学校的校草,不但人长得帅气,家境也好,是众多女生暗恋的对象,传闻说,他大学四年收到的情书比他的教学课本还厚。

毕业后,在所有同学的羡慕嫉妒恨下,她和他真的就结了婚。

几乎所有人都说,她这样样貌平平、家境也平平的女生嫁给了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就连结婚的前一天,她母亲也还拉着她的手叮嘱着说:“颜儿啊,逸锦那么优秀的男人肯娶你,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以后结了婚,一定要孝顺公公婆婆,一定要照顾好逸锦的身体,一定要做个贤惠体贴的好媳妇儿啊。”

她也曾经一度以为,只要孝顺公婆,做个贤惠的好妻子,她就能和他一生一世的走下去,可是现在才过了三年,她却突然觉得一生一世,也许太长了。

收回飘远的思绪,心中有些微微的疼痛,她却已然开始麻木,她删除了那段视频,然后翻开通讯录拨通了苏逸锦的电话。

“喂,逸锦,晚上回家吃饭吗?”

“不了,有应酬。”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嘟嘟嘟……”岳颜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被他挂断。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而她,已经太过于习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漫步在雪花飞舞的大街上。

想想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一个电话粥能煲上一个小时,而现在,翻开通话记录,近一个月来最长的一次通话时间是7秒。

呵呵,7秒啊,好像打了两个喷嚏的时间。

她叹了一口气,将翻领的毛衣往上拢了拢,用衣服代替口罩遮住了口鼻,挡住了严寒的冷风,雪花落在她的身上,在白色的羽绒服上有些看不清痕迹。

在岳颜公司不远的地方有条小巷子,里面都是些味道不错的小吃,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小吃,基本上都是单人份,分量合适价钱划算。

许是雪有些大,今日这条小巷子显得尤为的冷清,前后竟是一个人都没有,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可是她心中还是禁不住有些紧张,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脚步。

只是,她刚走过转角,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路,一个黑影就向她扑了过来,她惊呼出声,本能的往后退,却依旧躲闪不及被他扑倒在地。

是遇到流氓了吗?

岳颜的心中充满了恐惧,连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铺满冰雪的地面透过衣服传来森冷的凉意,提醒着她这一刻发生的真实。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趴在她身上的人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怔了怔,试着抬起手推了推身上的人,出乎她的预料,她只用了一点儿力气便将那人从身上推开了去。

那人滚在她身旁的雪地里,扬起些许纯白的雪花,她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晕了过去。

不,准确的来说,眼前晕倒的人,是个男孩儿,而不是男人,因为他的脸看上去太过稚嫩,顶多二十来岁,而且长相比电视上那些嫩得出水的小鲜肉还要帅气了些。

嘉义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