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季妧宋璟免费阅读完整章

2020-05-19 20:12:00

这里给大家带来季妧宋璟免费阅读完整章,看呗提供《》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后来克星的传言一起,稀薄的同情也没了,人人恨不得避而远之,就连康婆子卖孙女时,都没人出头替她说句话。

《福运娘子山里汉》精选:

季家因为出了个童生老爷,一直都是村里人羡慕的对象,近来更是因为季妧的事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说起二房,没有人不发一声叹的,康婆子刻薄二房孤女的事村里人也都看不上眼。

但一来终究是别人的家事,不好插手;二来也实在惹不起康婆子,否则她能堵你门口骂几天。

后来克星的传言一起,稀薄的同情也没了,人人恨不得避而远之,就连康婆子卖孙女时,都没人出头替她说句话。

邪门就邪门在这妧丫头卖了几次都没卖出去,听说后来还撞柱寻死了。

只是没死成,人也不见了,季家对外的说法是在外地给找了个殷实的婆家。

可这才几天?人就弄成这副样子回来。

“我就说这康婆子不会有好心,她都不把二房当人看,还能给妧丫头找个好婆家?拿人当傻子呢!”旺婶子跟走在旁边的冯六嫂嘀咕。

“可不是?没见过这么狠毒的,你看好好一个丫头给折腾的没个人样,我瞧着像是不好……”

季妧将这些窃窃私语听在耳里,面上却没表露半分。

村人虽然各有小心思,但人都是怜悯弱者的,加上从众心里,所以也不畏惧她的凶名了。

不管是看热闹也好,主持正义也罢,只要他们跟来,就会成为自己的“势”。

而有了这股“势”,她的目的就能达成,且事半功倍。

季家等人正六神无主。

别看康婆子平时厉害,也许是亏心事做多了,平时最怕鬼啊怪的。

难道真是那丧门星的冤魂索命来了,她越想越心虚。

大门就在这时突然被拍响。

“奶……你开门……我是小妧啊……”

断断续续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朱氏和杨氏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朱氏,尖叫一声就捂着耳朵躲到了杨氏背后。

季庆山和两个儿子听到动静也从各屋掀帘子出来,都看向康婆子。

康婆子横行了半辈子,不想在小辈面前丢脸,绷脸强撑道:“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有鬼?就算真有,她当人时都得任老娘揉捏,做了鬼我还能怕了她不成!朱氏,你去开门!”

朱氏心里暗骂,你不怕你怎地不自己去开!

她想推给杨氏,但杨氏这个不出趟的,早已经吓傻了。

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又一步步挪到大门口。

随着门栓一点点被拉开,大门开了一条缝。

朱氏吊着脖子,眯缝着一只眼先瞄地上,随后长出一口气,回头兴奋地喊道:“娘,有影子!那贱丫头没死!”

康婆子一听,也不杵在原地了,三步并成两步就出了院门。

“这个遭雷劈的丧门星,没死我看她也是不想活了,大清早跑来吓唬老娘,看我不撕……”

大门拉开,她这才注意到外面除了季妧,还有一大帮子村里人。

康婆子脸上五颜六色的,半晌憋出一句:“大早上你闹什么妖?”

外面的人一脸看好戏的神态,这康婆子变脸挺快的啊,刚才还满嘴喷粪呢。

季妧已经是面无人色,奄奄一息的状态,站都站不稳,勉强扶着墙不让自己倒下。

她虚弱的开口哀求,唇干的起皮:“奶,给我点饭吃吧,我实在饿的难受……”

季妧发誓,她喊饿这话绝对真情实感!

后面的人也跟着帮腔。

“康婆子,你瞧孩子饿成啥样了,你家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何必呢?”

“就是就是,也别太过火了……”

康婆子的火噌一下就冒上了头,这丧门星,还有脸问自己要吃的?

她的回答也很粗暴直接:“没有!老娘一粒米都没有!”

“康婆子,你这就过了吧!”

康婆子光棍的很:“老娘自己都喝刷锅水了,哪有多余的口粮!”

旺婶子快人快语:“这好歹是你孙女,从小你当个牲口牛的使唤,咋还一口饭都不给吃呢?”

康婆子掐着腰,唾沫喷了她一脸:“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大方领你屋里管个饱啊,你也可以当牲口使唤!你们谁看不过去就把这灾星领走,不然就别给老娘在这里充什么大头蒜!”

众人气愤归气愤,但还真没人敢充这个好人。

缺不缺那口粮食倒是其次,关键谁敢领个灾星回家里?

康婆子撇嘴哼了一声,针不扎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疼,这下都哑火了吧。

季妧看“助攻团”落了下乘,适时开口。

“……怪我不懂事,我贱命一条,就是饿死也不该跟家里其他人争口粮……我不要吃的了,只求奶给我请个郎中,我、我不想死,等我病好了,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老人家……”

她那张小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的语气也称得上平静,但落在人耳中就是有种声泪俱下的感觉,在场的人听了无不心酸,有那特别心软的妇人还跟着落了几滴眼泪。

“康婆子,别管克星不克星,总归是一条命,你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死了,以后到了阎王爷那怎么跟你家老.二交代啊!”

“给看看吧,孩子眼看要撑不住了……”

康婆子心里恨死这个丧门星了,她昨晚咋就没死透呢!

“没钱!粮食都没有,哪来的钱!”

“奶……”季妧扶着门框一点点下滑,几乎要跪到地上。

“你把我卖给别人,我不怨你。……奶,看在我死去爹娘的份上,你救救孙女吧……”

人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这妧丫头说什么?!

冯六嫂惊呆了:“康婆子,你好狠的心肠,普天下也没有你这样做人家***了!”

“就是,我的天爷,这和直接杀人有什么两样!真想不到季家能做出这种事……”

“破窝棚那可是听说在闹鬼,怎么忍心把个小丫头扔到那,吓也吓死了。”

议论声越来越大,一道道视线就像一记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康婆子的老脸上,她恼羞成怒,正要跳脚大骂,就瞥到季庆山迈步出了院门。

见当家的和儿子儿媳都来助阵,康婆子登时又有了底气。

不料季庆山上来劈头盖脸就把她骂了一顿。

“不晓事的蠢婆娘!再怎么说妧丫头也是家里人,家里再是急,几个铜板还能挤不出来?快拿去请郎中!”

这种需要豁出脸面的事,向来都由康氏出头,但这老婆子今日实在是蠢的很,照她这样闹下去,季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把人弄进来,关上门,至于给不给吃的请不请郎中,那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嘉义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