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羽飞飞雒振宇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0-06-24 16:52:41

主角是羽飞飞雒振宇的小说《》正在火热连载,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不是吧,单身就要做傻事,这世界单身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你看起来也不像那么脆弱的人吧?”雒振宇假装打趣的说道。

《有你的时光明媚不忧伤》精选:

V.L海景国际酒店位于安明市西南角,与情人谷在同一个片区,是安明市最为高端的超五星级酒店,位置超级优越,是安明市看海景的最佳胜地之一。

这是羽飞飞第一次来V.L海景国际酒店,她端着一杯红酒一边喝着一边就来到了宽大的露台上。

只见露台上也搭了一些精巧的香槟塔和冷餐台,虽然处于室外,但因为安放了多台油汀,倒也没想象中寒冷。

偌大的露台上除了羽飞飞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聚集在星空璀璨的会场内,看着表演,听着各种重量级嘉宾发言,借机认识一些重要的商务伙伴,同时期许着自己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能够抽中某个奢华大奖,沾一沾喜气。

羽飞飞就这样安静的站在露台边,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远方浩瀚的大海,仿佛会场内的热闹与喧嚣与她毫无关联。

夜晚的大海原来竟是这么迷人:

她没有白天那么蔚蓝澎湃,却如丝绸般柔和,微荡着涟漪,在寒夜有些凛冽的月光下,一阵一阵的,轻柔的抚摸着岸边白净的沙滩。

羽飞飞看得痴迷了起来,微风轻拂着她的发丝和裙摆,她把自己的披肩紧了紧。

突然她很渴望,有那么一个男人,能像大海般,给她一个温暖的,宽广的胸膛去依偎,想着想着,她不禁有些伤感了起来。

“怎么是你?”一个有点熟悉又不太熟悉的性感男声冒了出来。

“啊?!”

正在凝望着大海沉思的羽飞飞瞬间被吓了一跳,她转过头,一张好久不见的英俊面容冒了出来!

“额,怎么是你?!”羽飞飞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还有些激动!

“你怎么会在这?!”羽飞飞有些诧异的问此刻突然出现在她身旁的雒振宇,没错,就是她从温哥华回来时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英俊男子!

只见他穿了一身米白色的Thom Browne高定礼服,正端着一杯香槟,略带微笑的望着她。

“安明市银行是我们公司的超级战盟合作商,这次宴会又是在我家的地盘上,所以我陪我母亲过来看看。”雒振宇淡淡的回答道。

雒振宇其实很不喜欢出席这么吵闹的场合,只是这次晚宴是安明市银行新春筹备的几个重点议程之一,银行请了很多国际知名品牌的负责人,都是从全球各地专程飞过来的。他又是才新任百川购物大中华区总裁不久,所以便和他母亲一起过来拜会。

她的母亲此刻还在跟那些负责人的太太团们热聊,他借机打个电话就闪了出来。

这家酒店也是属于他家的产业,而他最爱的,就是夜晚站在露台上一个人安静的看海。

没想到偌大的一个露台上竟然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那发呆,仔细一看还是自己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傻姑娘。

只是那个女子之前相见时一脸明媚的花痴样,此刻却浑身散发着无助与悲伤。

对于能够再次遇见她,尤其是在这遇见她,他也是感觉很惊讶。

“你又怎么会在这?不会是某个男人的女伴吧,把别人撂一边自己跑来这怕是也太不礼貌了吧?哈哈!”雒振宇喝了一口香槟,有些试探的问她到。

“没有啊,我那个姐们怕我这个单身狗在这样的节日里在家做傻事,所以把我叫来散散心,呵呵。”羽飞飞有一些尴尬的回他。

“不是吧,单身就要做傻事,这世界单身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你看起来也不像那么脆弱的人吧?”雒振宇假装打趣的说道。

“一个月的时间里,失业失恋,各种打击,瞬间觉得自己很失败。”有些微醺的羽飞飞情绪一下子上来,委屈的眼泪说着说着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哦。你以前在什么公司,做什么?”雒振宇一摸自己的包想递纸巾给她擦眼泪,突然想起自己从来没有随身携带纸巾的习惯,干脆把自己胸口那块灰色的真丝口袋巾抽出来递给了她。

羽飞飞倒也不客气,接过就擦,然后吸了一下鼻子说道:“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HD公司做招聘经理,上个月公司项目资金断链了只好离职。

再去求职,结果都说经理的岗位我这个年龄不招未婚未孕的,除非我可以接受去做主管。”

“哦,明白了。”雒振宇知道HD公司的规模,也明白她这个招聘经理的含金量。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喝了点酒,有小点情绪化,让你见笑了。”羽飞飞擦干了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雒振宇说道。

如果没有贾臻庆那档子事,估计此刻羽飞飞见到雒振宇怕是早就心花怒放半天了。她也不明白此刻她为什么会跟这个男人说这些,莫名的感觉自己对他好像没有防备感。

“没事,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也没必要硬撑着。对了,我叫雒振宇,你叫什么名字?”雒振宇看着这个在他面前擦着眼泪的女子,突然感觉这种无助与柔弱,有些似曾相识,不免有些关心的问了起来。

“羽飞飞。”羽飞飞有点失望的告诉他,她以为上次机场告别的时候他记住了呢。

“菲菲?!”雒振宇心头一震,有种莫名的情绪从他的眼光闪过。

“对,羽毛的羽,两个飞翔的飞。”羽飞飞解释道。

“哦。”雒振宇淡淡的应了一句。

气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振宇!”一个穿着一身Louis Vuitton黑色丝绒高定礼服的英俊男子站在宴会厅的落地窗处,望着这边喊了出来。

“逸晨,怎么了?”雒振宇一侧身,故意遮住了羽飞飞,回头问那个男子。

“你的母亲准备走了,她让我来叫你。”那个叫做逸晨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好的,你请她等我一分钟,我马上过来。”雒振宇淡淡的回他道。

那个黑衣男子没回他,转身走了。

雒振宇看他走远,转过身,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羽飞飞。

“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公司最近正在招一个行政人力总监助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经理级,待遇没法和HD公司相比,不过,也是很有竞争力的。”雒振宇一脸关心的望着他。

“啊?真的?”羽飞飞伸手接过名片,瞬间有些小激动。

“肯定是真的。我有事先走了,上面有我们公司的详细地址。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下周一过来参加面试,再见。”雒振宇微笑着跟她说完,转身快步走了,留下还站在原地发呆的羽飞飞。


电竞专业 https://www.supergen-edu.com/

嘉义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