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顾甜甜陆少容小说阅读

2020-10-13 14:13:37

顾甜甜陆少容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顾甜甜陆少容小说全文阅读,剧情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心里有座城住着未亡人小说精彩节选:陆少容靠在车旁,一件长风衣,随着阵阵微风摇摆,露出修长的长腿衬托他身材的好比例,看到顾甜甜下来,站直了身子。

《心里有座城,住着未亡人》精选:

“啊?”顾甜甜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后跑到阳台往下看,看到了陆少容的车停在楼下,“你怎么过来了?”

“下楼。”陆少容又重复了一句。

顾甜甜没有任何犹豫的换了鞋子就下楼,衣服也没换。

陆少容靠在车旁,一件长风衣,随着阵阵微风摇摆,露出修长的长腿衬托他身材的好比例,看到顾甜甜下来,站直了身子。

顾甜甜只是穿了一身的家居服,头发散着,看起来很随意,不过在陆少容眼里看来,却有了另一番滋味。

看着陆少容盯着自己,顾甜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好意思的低头,捋了捋耳边的碎发。

“愣着干什么?”

“陆总,这么晚了,有事?”顾甜甜赶紧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问。

陆少容从后座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是消炎药,记得用。”

“好的,谢谢陆总。”

陆少容看了她两眼,还是上了车离开。

顾甜甜拎着药站在路口,脸和手都烫的要命,阵阵风吹过来,觉得舒服多了。

冷静了一会儿,才上楼。

车里,后座还坐着一个人,正是齐昊,把刚才的一幕都看在眼里,不停的咂嘴。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呢?估计把那小姑娘撩的不要不要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

“是,你当然跟我不一样,你是放长线钓大鱼,只不过我就搞不懂了,你怎么就看上顾家的那丫头了?她什么底子你不知道吗?找个像样的不是挺好的?”

“她什么底子?你清楚?”

“不用我清楚,整个阳城都知道,她订婚那天做了什么,结果退婚,被赶出家门,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少容,你能不能搞定她是一回事呢!”

陆少容忽然猛的一下刹车,在路边停下来。

“哎?怎么停车了?这里不能停,是要贴条的!”齐昊喊起来。

“我知道,不过对于你刚才说的话,我存在很大的质疑。”陆少容测过脸说。

“质疑?有什么质疑的,几乎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的事。”

陆少容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难道就没有人猜测,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吗?”

听到这话,齐昊想了想,觉得有意思,“哎,还真的没人想过,你说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做这种事啊?”

陆少容在前座笑笑不说话。

齐昊看着他的样子,想到上次他就在那个酒店,而且后来在酒吧里拉着顾甜甜的手,紧接着之后的种种。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惊讶的看着他。

“少容,你可别告诉我,那个男的就是你?”齐昊诧异的问。

陆少容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我靠!真的是你啊!”齐昊猛的一拍大腿,“你丫的瞒这么久有意思吗?难怪我跟你说了好几次顾甜甜的事,你都不放在心上,还不让我说她的不好,敢情那个人就是你啊!”

“是我要瞒着的吗?你没有问过。”

“我不问,你就不说啊?真有你的,不过……她知道吗?你好端端的把人家的订婚宴毁了,要是知道了不找你算账啊?”齐昊笑着问他。

陆少容摇摇头,“不知道,据我所知,他们之间的订婚不过就是生意来往。”

“得,照你这么说,你睡别人,还有理了。”齐昊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一来,他也不好说顾甜甜什么了,而陆少容心里想的却是别的。

……

顾甜甜站在风口处吹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快跑跑回楼上。

安心正贴着面膜,早已经在楼上看到了一切,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眼神看着顾甜甜。

“刚才谁说的没关系啊?陆总大晚上的还不忘给你送药,该不会只是员工的关系吧?”

顾甜甜手里还拿着药,听到她的话,心里一直不明白陆少容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两个人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人,从之前在酒吧的偶遇,发生的种种,都让她觉得受宠若惊。

“我也不知道……”顾甜甜只能这样回答她。

“什么叫不知道啊?他这么关心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吗?”

顾甜甜摇摇头,陆少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所表示。

何况,她现在在阳城,别人躲她都来不及呢。

“行了,你也别想太多,给你放了假,你就好好休息。”

安心看出来她想到了那件事,害怕说多了,又难过了。

“嗯。”顾甜甜去洗手间抹了药,然后就休息了。

三天假期,顾甜甜几乎都在家里待着,而陆少容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脸上的手指印已经消退,不过还有些小小的红,顾甜甜特意化了妆,遮挡了一下,看不出来什么。

到了办公室,同事见到她,一句议论的话也没有。

只有坐在对面的时清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时总助,我想问一下,时总他……怎么样了?好点了吗?”顾甜甜抽空问了一句。

“你问这话,是希望他不好,还是怎么?”时清秋依旧是那副不饶人的样子。

顾甜甜没有在意,笑笑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当然希望他能好了,我就是觉得因为我……他才……挺对不起他的。”

“你确实对不起他,而且不止这一件事,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时清秋索性放下手里的工作,盯着她问。

“你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就是想,他好了最好,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还有上次在医院里,也要跟你说声对不起,让你们看笑话了。”顾甜甜连忙说。

时清秋冷笑,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很不屑。

“行了,你也别装可怜了,这个道歉我不接受,你们家的情况我管不着,也跟我没关系,现在是工作时间,就好好工作。”

顾甜甜不再说话,低头处理工作。

快下班的时候,顾甜甜接到了顾廷明的电话。

“甜甜啊,今天来家里吃饭吧。”

“您忘了?我已经不是顾家的人,哪里来的回家吃饭?”

顾廷明叹了口气,“是我不好,不该这么对你,爸爸跟你说声抱歉,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回来吃顿饭吧?”

顾甜甜犹豫了一下,“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王秀娟和顾景萌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我立刻走人!”

“放心吧,她们不会的,我这就让人做菜,都是你爱吃的那些。”顾廷明很高兴。

“好。”顾甜甜挂了电话。

下班的时候,和安心打了招呼,打车回家。

才到家门口,发现外面停了一辆熟悉的车,激动的跑进去。

“爸,家里谁来了?”

话音刚落,从客房走出来一个翩翩少年,白皙的面容,穿着白色衬衫,脸上带着笑看着她,露出洁白的牙齿,朝着顾甜甜张开双臂。

“辛眠?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顾甜甜有好多的问题想问他。

“嗯,我回来了。”

顾甜甜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用力的抱着他,感受他身上的特有的香皂的香味,一点都没有变。

“你看你,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辛眠宠溺的看着她。

“我哪有?还不是好久没见到你,想你了吗?阿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还有,海边好玩吗?”顾甜甜嘴巴不停的问各种事。

辛眠一点都不觉得烦,一点一点的告诉她,眼神在她的身上一直没有离开。

“好了丫头,我这次回来会待一段时间,你有时间好好地问我,先吃饭。”

辛眠牵着她的手,一起去餐厅。

王秀娟和顾景萌已经在餐厅忙着,看到两人过来,看也没看顾甜甜。

招呼着辛眠,“来,辛眠坐这里,和萌萌挨着坐。”

“谢谢阿姨。”辛眠不好推脱,坐在顾景萌的身边,刚好和顾甜甜对面。

顾甜甜顾着开心,不想去理睬王秀娟。

“辛眠,你妈的身体好点了没有?你这回来一趟,有没有照顾她?”顾廷明坐在正座问他,

“我特意请了保姆照顾,她的身体好多了,不然我也不会放心回来的。”

“那就好。”

顾景萌坐在旁边,看到一块大虾,夹了一块放在辛眠的碗里,“辛眠哥,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虾了,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可好吃了,你尝尝。”

“谢谢萌萌,不过你记错了,甜甜的最爱是虾,不过她不喜欢剥。”

辛眠说着,动手把虾剥好,放在顾甜甜的碗里。

“你还记得啊。”

“当然,这辈子都不敢忘。”辛眠说。

顾甜甜笑笑,没有说什么。

王秀娟因为有人在,不好说什么,但是还是瞪了顾甜甜一眼,随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对了,跟你们说一件事,过两天,我们会和一鸣的父母商量一下萌萌和一鸣的婚事,廷明,你觉得如何?”

“这事……再等等吧。”顾廷明还没想好,按照时家的个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他们。

“等?还等什么?早提早好,不然别人可是盯着时家呢!再说了萌萌也不小了,先订婚,结婚可以过两年。”王秀娟说。

顾甜甜在一旁听了也觉得不妥,“爸,我同意你的,还是再等等吧,毕竟,时一鸣也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他又不是什么物品,任随别人做决定。”

“顾甜甜,你什么意思?你就是不想我好是不是?就是不想我嫁给一鸣哥?”顾景萌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丢下筷子不服气的说。

“我没有这意思,我是说,你们有没有问过他,他想不想结婚,喜不喜欢你,才最重要。”顾甜甜解释。

“这话说的,你当初和一鸣哥订婚,不也是见了几次面就决定的吗?你们之间互相喜欢吗?不还是为了家里的生意?凭什么到我就不行?至少我不会像你,给家里丢脸,让一鸣哥带绿帽子!”顾景萌大声喊着。

辛眠坐在旁边,听到这话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甜甜。

“甜甜?你……订婚了?”

“已经退婚了。”

“顾景萌,我今天不想跟你说这些,你要订婚是你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也请你不要再提到之前的事!已经成为过去式了!”顾甜甜受不了了,摔了筷子。

“在你的眼里是,可是别人可不这么认为,你不就是怕辛眠哥知道吗?纸包不住火的!”

“爸,我觉得不就不应该回来吃这顿饭,谢谢你叫我回来,我先走了。”

顾甜甜一刻也不想待下去,拿着包跑了出去,本以为过去这么些天,过去的闹剧可以结束。

只要不提起,她就不会再想到那些耻辱。

可是她错了,总会有人记得,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给她重重一击。

“叔叔,我去看看她!”辛眠说了一句,赶紧追了出去。

“哎,辛眠!你饭还没吃完呢!”王秀娟喊着,然而辛眠没有听到,放下筷子不高兴的说:“好好的一顿饭,又被搅黄了!”

“行了,吃你的饭,萌萌,你也是,甜甜难得回来一趟,说那些做什么?”顾廷明不悦的说。

“我说的是实话嘛!再说了,辛眠哥也应该知道,不然又被顾甜甜给骗了。”

顾廷明无奈的摇摇头,不想再说什么。

辛眠开车追上了她,大喊一声:“甜甜,上车!”

顾甜甜看了他一眼,打开门上车。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们家的不愉快。”

“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你和阿姨合不来,只不过,我好奇的是,你订婚是怎么回事?又怎么会退婚?”

“我……”顾甜甜不知道该不该说,在他的眼里,自己应该是完好无损的,可是她已经变成这副样子,要怎么面对他?

“丫头,我想知道真相,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你。”辛眠轻轻的握住她的手。

顾甜甜点点头,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丫头,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辛眠问。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我看都不敢看,就赶紧跑了出去,结果……就是后来那样了。”

现在回想起来,顾甜甜还觉得像一场梦,一场噩梦般的存在。

“没事没事,已经过去了,你还有我呢。”

辛眠心疼的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好一会儿,才放开她,“好了,我们不要说不高兴的,刚才你都没吃多少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

辛眠开车来到一家饭店门口,牵着顾甜甜下车。

“我记得这家饭店有你最喜欢吃的,进去吧。”

顾甜甜跟在他后面,找了位置坐下,服务员拿来菜单,辛眠都点了顾甜甜喜欢吃的。

机场,高纬推着行李箱跟在陆少容身后,齐昊匆匆忙忙的从后面赶上。

“少容,你这么着急回来干什么?厂家那边通知今晚还有个活动,让我们一起参加,结果你倒好,非要今天回来。”

“你想参加,你就留下来参加好了,跟我回来干什么?”

陆少容一刻没停留,走到机场外面上了车,齐昊紧跟着也坐了上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要是留下来,就什么都不是,非要我说出来。”

陆少容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话说,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努力一点,别人就不会说什么了吗?齐叔叔可都指望着你呢。”

“切,你别跟我说这些,我还不知道老头子想的什么吗?就巴不得我接手呢,我还没玩够,可不想把大好时光浪费在事业上。”

陆少容没有多说什么,齐昊看起来同他一样大,但是心智上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高纬,咱们先去吃饭。”陆少容吩咐一句。

“好的,陆总。”

齐昊很满意,摸了摸肚子,确实有点饿了。

“少容,你说……你这走了几天,她就没给你电话和信息?”齐昊试探的问,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的意思,你回来……是不是想她了?”齐昊盯着他看,然而陆少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睛也毫无波澜。

他本来就没有指望顾甜甜给他打电话,如果真的有那也是意外之喜。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齐昊偷笑,看来他猜对了,只是没想到陆少容也有今天。

很快,高纬找了一家距离陆少容的家比较近的饭店,在门口停下来。

两人还没下车,从车窗里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窗口位置的顾甜甜,还有对面的男人。

两人看起来聊的很开心,顾甜甜一直在笑着,这样的笑容是她这么多天从来没有过的,也是陆少容第一次看到。

辛眠不时的把剥好的虾放在顾甜甜面前,而她也没有拒绝。

齐昊在旁边也注意到了,看着陆少容的表情,“少容,已经到了,进去吧。”

“我不饿了,回去。”陆少容转过脸不再看。


校宝智慧校园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sis
草窝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