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暖婚秘宠影后娇妻惹不起》良春溪/付时游全文在线阅读

2021-01-12 14:55:50
暖婚秘宠:影后娇妻惹不起第8章 他不会放过你

魏佑霖陷入沉思。

魏佑娴恨声继续道:“而且你可别忘了,当初妈含恨而终的事,良蕴就是罪魁祸首!说什么她不是小三、都和她没关系,当人都是傻的呢?如果不是有第三者插足,当时妈都怀了你了,爸为什么还要离婚?!而且良春溪只比你小几个月,爸那样冷淡的性子,怎么可能那样快速地就爱上了别的女人?只能是在那之前就和良蕴有了私情!”

她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目光又恨又冷,“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是当年妈受的委屈,我一定要双倍给她讨回来!我们魏家的家业,那个小三和那个私生女,都休想染指!”

接着她又咬牙切齿语气恶毒地嘀咕:“那次动手……她怎么就没死呢!”

她语气有些含糊,魏佑霖没听清,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

魏佑娴及时掩去眼底的恶意和一丝心虚,道:“没什么。”

魏佑霖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手机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了一眼,道:“有朋友找我有事,我先走了,爸问起的话帮我说一声。”

魏佑娴一听就炸了:“又是那些个狐朋狗友?整天就知道和那些人鬼混,你什么时候能成熟懂事一点?!心怀不轨的人都盯上我们家的家业了,你还一点不知道作为是不是?!”

魏佑霖脚步顿住,半晌头也没回,语气有些敷衍地道:“我都知道了,你不要再说了。”

然后继续迈步离开。

魏佑娴气得不行。

春溪刚和路遥汇合,对方就急冲冲地问她:“你和付总到底怎么回事?不要隐瞒,发生过什么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春溪一愣,“怎么了?”

路遥沉着脸道:“我才刚和夏导接触,对方就回复说你和角色形象不符,不合适!你怎么可能不合适?那角色我都研究过几遍了!而且昨晚饭局上我刚开始试探他口风的时候,他虽然没有给明确的答复,但是显然是愿意给一个机会的,怎么一晚上过去,突然就改了口?我想了想,问题肯定出在付总身上,他害怕得罪付总,所以不敢用你!”

春溪仔细一想也明白过来,昨晚刚开始的时候,付时游没有明确针对她,所以夏导才会愿意给个机会,只是后来付时游那么过分,不知情的恐怕都在猜测她怎么得罪了付时游、接下来付时游又会怎样整治她,谁还敢和她合作?那不是明目张胆地和付时游作对吗?

沉默了下,春溪道:“那算了,不必再争取了。”

路遥气道:“现在重要的是这个吗?重要的是和付总之间解除误会,不然接下来这种事不知道还有多少!”

春溪微微蹙眉。

路遥盯着她,狐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是误会?一个误会到了这时候你都不打算告诉我?”

春溪斟酌了下,简洁地道:“我和他酒后乱性了,事后他不相信是意外,以为我是早有预谋的。”

“什么?!”相比春溪的平静,路遥差点跳起来,第一时间左右环顾,见周围没有人,才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一把将她拽回了办公室,将门关得严严实实。

接着回头,一脸的难以置信,“你刚刚说什么?真的?没有骗我?!”

春溪:“……我骗你这个做什么?”

她只是略过之后的事情没说罢了。

“你怎么会——”路遥神色变幻,“听说付总最讨厌这种事情了,一年前圈里有个女艺人你还记不记得?就是这样胆大包天设计了付总,没成功就算了,本来有红的潜质,最后却在娱乐圈消失得干干净净!要是付总真的认为你……那……”

“你放心,我不至于那样惨。”见路遥一脸绝望,春溪出声安慰道,“我家里有些背景,他不敢那样对我。”

只要魏延还在,就算他不管她,那也是她的靠山,付时游的确是不敢那样过分地整治她,只能在小事上刁难折辱一下她。

路遥听了稍稍松了口气。

春溪有些背景她是知道的,当初春溪空降公司,公司高层直接将人指在她手里,后来春溪在事业上那么佛系,公司虽然没有给她找资源,但也没有苛责她,没有背景显然是不能像春溪这样悠哉的。

只是看春溪平时的做派,背景应该不会太强大。

想着想着,路遥又发起愁来:“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误会不解释清楚,付总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你以后在娱乐圈哪还有出头之路?”

春溪比较含蓄地道:“想要解释清楚,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我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路遥:“……”

春溪觉得路遥摊上她真是有点倒霉。

“算了,顺其自然吧。”春溪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转机了。”

路遥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行,不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呢?再找付总解释解释!就算真的解释不清,那也可以和他谈谈,再微小的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

春溪:“……好。”

路遥立即摸出手机,动用一切关系想要得到一个和付时游见面的机会。

但是付时游日理万机,一天不知道要收到多少邀约,哪是那么好见的。

春溪知道路遥多半是在做无用功。

果不其然,几通电话之后,路遥收起手机,一咬牙,说:“算了,我们找个时间,直接去付氏的公司找人!”

去公司找人?

春溪不是很想去,但又没有充分的理由拒绝,于是只能同意。

说做就做,正好手头没有什么要紧事,路遥拉着春溪就直奔付氏。

路上她忽然想到什么,扭头看春溪,“你和付总之间的这件事,你现在的老公他……”

春溪眼皮一跳,道:“那是在我和他结婚之前发生的事,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路遥就没再问,关于那位神秘的老公,春溪一向不愿意透露太多。

到了付氏,两人没有预约,只能在一楼的大厅里守株待兔。


太阳金业集团官网 https://www.sungoldunion.com
草窝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