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原来爱你身不由己

2021-01-13 21:22:02

原来爱你身不由己余梦琪白烨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原来爱你身不由己》是网络作者“莉莉桠”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余梦琪白烨华,喜欢《原来爱你身不由己》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原来爱你身不由己小说

“都是我的错啊,都是我没有教好儿子。”白老爷子捶胸顿足。

看见白老爷爷子这样的自责,白荷怎么可能可能失去一个讨好老爷爷子的机会呢,马上走到白老爷爷子身后安慰他,“爸,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要往前看啊。”

“爷爷,你还有我们啊。”白烨华说。

“爷爷,别难过,我们还在您身边呢。”烨磊说。

“爷爷,晴雪不是回来看您了。”晴雪说。

看着三个孙子孙女轮番的安慰自己,白老爷子心里有一堆丝的温暖,稍稍缓解了心中强烈的自责。

婚期将至,白荷提出要给白烨华开个单身派对,大家都很举双手同意。

“我还没参加过单身派对,一定很好玩。”余梦琪笑眯眯的说。

“梦琪,你可不能参加,这是烨华结婚前的单身派对,你是她的新娘怎么能参加呢。”白荷假装开玩笑,其实就是不想让她参加。

“是这样吗?”余梦琪扭头问白烨华。

“好像是。”白烨华笑着说。

“啊,不带我玩啊。”余梦琪有些不情愿。

白烨华笑笑,没回答,也就是替换了。

白荷终于找到合理理由暂时让白烨华一个人,怎么能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

Party如期古董,余梦琪则是找了个地方去通宵看电影。

白荷请了很多很多家底殷实的伙伴或者合作商,主要都是和白烨华差不多多年龄的人,当然还有张珊,白烨华作为主角,被灌了很多酒,party才刚开始就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让我们为了烨华告别单身,干杯。”白烨磊站在台上为白烨华欢呼。

场面很热烈,白烨华一个一个的干杯,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张珊一直跟在他身边,俨然一个女主人一样,随身照顾酒醉的他,却张珊也一直起哄,灌白烨华喝酒。

白烨华今天真的很开心,来者不拒,跟谁喝都可以,一边喝还一边劝人家没结婚的赶快结婚,好像真的要告别单身迈向新生活一样。

年轻人玩的很欢,一直到深夜,白荷本来不用全程陪伴的party愣是一直等到party散场,习惯早睡早起的她,早就困得不行了,毕竟岁月不饶人。

白荷和张珊扶着早已经不省人事的白烨华进到张珊的房间然后把他放在了张珊的床上,两个人相视一眼,诡谲的笑了起来,她们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

千叮咛万嘱咐张珊一定要看好白烨华,张珊胸有成竹的表示,都喝成这样了还能跑哪去。白荷这才放心出去,之后又以时间太晚为由把宾客们留在家里住一晚上,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天亮,带宾客去张珊房间叫她,看见白烨华和张珊的事,把事情闹大,可以大功告变成。

白荷心里的算盘终于要不择手段的执行了,不惜牺牲侄子的终身幸福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在她的眼中一切的东西都是有价格的,如果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只能证明钱不够多。

在电影院吃着爆米花打算看通宵电影的余梦琪总是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白荷怎么会突然转了性给白烨华办party,还是没有任何目的的party,一定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越像越不对劲,干脆离开电影院,打了车回白家了。

她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宾客们都已经累的睡着了,客厅只剩下几个在打扫的保姆和值夜的辛伯。

路过客厅的时候,余梦琪跟辛伯打了招呼就去楼上了,先是去白烨华的房间找他,只要确认他在房间没有问题就可以安心回去睡觉了,余梦琪想。

敲了门没有人应答,会不会喝醉了,没听见,所以余梦琪直接推门进去,可是锁门了,于是下楼找辛伯拿白烨华房间的钥匙。

进来以后却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人,他去了哪里,party不是结束了吗?余梦琪一肚子的疑问,突然想到,难道是张珊?就不是也要确定一下,马上出去到张珊的房间看一下。

张珊的房间锁着门,余梦琪想办法想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却进不去,正在着急的时候,遇见了白烨磊。

“你在这干嘛?”白烨磊开口问。

余梦琪跟白烨磊又不熟,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在找东西。”胡乱找了个理由。

“烨华在房间里。”白烨磊刚才看见了白荷和张珊把白烨华扶进来。

“你说什么?”余梦琪终于找到白烨华了。

“我刚才看见姑姑和张珊把他扶进去了。”

“太谢谢你了,我这就找辛伯拿钥匙去。”余梦琪说着想往楼下跑。

“等一下。”白烨磊走到她身边。

“你不确定张珊是不是睡着,就算你进去,也只是更早的帮他们的忙而已。”白烨磊在分析当前的趋势。

“那?”余梦琪问。

“交给我吧。”白烨磊信誓旦旦的说。

白烨磊让保姆送了一杯牛奶给张珊,这当然不是一杯普通的牛奶,里面放了安眠药。

张珊看着床边的白烨华,用手指摸他的脸颊,慢慢的退去他的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看的张珊很有性趣,而且今天晚上他怎样也是逃不掉的, “白要华,你终于属于我一个人了。”刚要给自己脱衣服,听见了敲门声,吓了一跳。

“是谁?”张珊试探的问。

“张小姐,给您送牛奶。”保姆在门外说。

张珊走出来关上门,把自己跟保姆都关在了门外,“我不喝,拿走。”

“张小姐,这是大小姐吩咐的。”保姆的话当然是白烨磊教的,不搬出白荷,她怎么会喝下去。

听见是白荷给自己送来的,也就没了预防之心,也想尽快打发了这个保姆,好尽快进房间,于是拿起牛奶一饮而尽。

保姆拿着空杯子下楼,张珊回了房间。

过一会,估计摸着着药效发作了,白烨磊和余梦琪溜进了张珊的房间,白烨华果然躺在张珊的床上,而且两个人还穿的衣衫不整。余梦琪心里有些小醋意。

白烨磊很快过来把白烨华扶了起来,余梦琪也马上上去帮忙,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把白烨华扶回了自己的房间。

余梦琪留下来照顾白烨华,而白烨磊很快就走了。

一心只关心白烨华的余梦琪没有留意白烨磊很快就走掉,还想回过头向他致谢的时候就早已不见踪影。

“是喝了多少,醉成这样。”余梦琪心疼的看着他。

慢慢拿下他脚上的鞋,拿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睡着的白烨华依然这么迷人,眼窝很深,余梦琪轻轻轻轻的摸。

突然,白烨华一伸手把余梦琪压在手臂下,余梦琪马上升红了脸,心跳越来越快,脑子里浮现的竟是他吻自己时的样子,不停的流汗,快要把自己浸湿,用力挣脱开他,跑出了白烨华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张珊还在安眠药的催眠下睡觉,白荷就按照原定计划,带了两位女性宾客,也是认识张珊的朋友来叫醒她,一边走还一边若无其事的开玩笑,”这个张珊,还不起床,咱们一起去看看她。”

之前的计划就是张珊晚上不锁门,就是为了白荷第二天捉奸在床,虽然机会被偷梁换柱,但白烨磊也深知该怎么做才能被人发现,所以这个门不是张珊留的,是白烨磊留的。

以为一切大功告成的白荷却没想到却看见了张珊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身边躺着同样赤裸的人居然变成了白烨磊。

白烨华突然变成白烨磊,白荷使劲的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白荷叫醒了张珊,张珊迷糊的打开开眼,看见了也正迷糊打开眼的白烨磊,也被眼前的这个人吓住了。

白荷看了一眼张珊表示不知道,张珊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珊尖叫着,“怎么是你?”然后拉着被子盖到自己身上,这一声尖叫冲破了整座白家的大宅。

“烨是谁?昨天一晚上一直是我啊。”白烨磊揉着脑袋说。

白烨磊暧昧的语气和摆在眼前的事情都证明了他俩的关系,宾客们看在眼里的事情不可能瞒下去了,白荷真是自己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脸色变得很难看,张珊现在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跟白荷解释清楚了。

白烨磊穿好衣服明目张胆的从张珊房间走出来,带着宿业的疲劳,杂乱的头发没有修理,穿着昨天在party上穿的衣服。

白荷瞪了一眼张珊,张珊表情无辜的想解释但当着别人都不能说什么。

这件事很快传遍遍了整个白家,张氏夫妇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张珊毕竟是个女孩子,她在众人面对这样做实际在是有伤风化,狠狠的训斥了张珊,打算带她回家,永远不再让她出现在白家。白老爷子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亲自来给张氏夫妇道歉,并表示一定会负责到底。张氏夫妇本来就攀上白氏的姻亲,,虽然现在长孙变次孙,但也毕竟是白家说得上话的合法继承人,完全配的上张珊,刚才的训斥不过是做给众人看得苦肉计,如今白老爷子都说会负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白老爷子把白烨磊叫到身边问他,“现在你必须和张珊结婚才能平息这件事。”白烨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件划过一瞬间的得意,只是这一瞬间的表情没有人看见。

“你听见没有?”白老爷子继续跟他说,没有用批评的语气,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发生了这种事就结婚好了,年轻人嘛,难免擦枪走火,把持不住。在这点上白老爷子还是很开明的,何况不是随便的路人,张珊本来就认识,开始也是打算结亲的,做这孙子的老婆对爷爷来说都是一样的,何况张家是大户人家,出了事白家不负责任,也会被开发商笑话。

白烨华点点头,表示了替代,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张珊这边,白老爷子亲自跟张氏夫妇敲定了结婚日期,张珊也不得不从,自己做出这种丢脸的事情,不这样挽回还能怎样。父母的脸都被她丢光了,只能尽力纠正。只是无数的疑问还在心头,自己的计划本来已经天衣无缝,怎么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截了自己的胡。

经过早上的一系列乌龙事件以后,张珊,白烨磊被安排和白烨华,余梦琪同一天的婚礼,白老爷子觉得既然要办就热热闹闹一次办好,分两次还指不定出现什么幺蛾子,以免夜长梦多,早结束早好。


TPU车衣厂家 http://www.nahtbam.com
草窝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