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心得 >

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有感

2020-09-13 10:43:28
潘方花 一个人,一座城,离了一个人,这座城便少了一份情;忘记一座城,这个人就失了一颗心。但有时候,城须少人,人终究会离城,非如此不可。 城市的路口,街灯渐凉;灯光将影子拉得冗长;转角的幽巷,青石成路。我踏着青石,抚着青墙缓步前行。曾几何时,这幽巷布满污血,这青墙伤痕累累,几许经年,一道道伤痕在岁月的痕迹中越发清晰。雪,冻不坏那豺狼的爪;太阳,融不化人们对它的冰封。这墙永驻于此,只用“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 窗外,雨打芭蕉,偌大的雨帘遮住了你我垂泪的双眸。我向左,你往右,我们朝着自己的方向各自远方。你,寻梦;我,追光,我们的路是两条平行线,我们终究会回归正轨。平行线的相遇不过是一瞬间的擦肩而过,过了便失了,不是不怀念相遇的瞬间,只是我们非如此不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错也好,对也罢,他都有让自己坚持下去,因为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似枷锁,锁住了自由;又似鼓励,让我可以坚持向前。路过,从前;枫林染血;秋风轻拂,红叶纷扬,我把它封存在厚厚的相册里。那一刻的静美,是回忆,是留念,所以我不得不将它封存。因为此刻过后,它便不会再有。 人生是一个舞台剧,而我似一个漂流瓶。随波逐渐,随浪起伏。晴空万里,我布满水汽;狂风暴雨,我乘风破浪,我非如此不可,为了到达彼岸,我必须向前进。或许下一秒,我会被“触礁”而沉入海底。那我的眼将永远向上远望,告诉后者,这有礁石且行且细心。 作为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该要些什么,因为我们只能活一次。所以,在选定目标之后,我们只能向前,不论我们会遇到什么;悬崖峭壁就爬,荆棘丛林便闯。我们非如此不可。“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 最后的最后,我们满意也好,失落也罢。这都已成为定局,我们已没有勇气,再去将这格局打散,再化零为整。因为刚开始时,“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那种抉择是最好的”。因为选择不存在任何的比较。既然选择了,便要拼尽全力,走到终点,非如此不可。 非如此不可,似鼓励,又似枷锁;是告诫,是无奈追寻的远方,是我必须向前的方向。在这条枯叶蝶纷飞的小路上,我怀念曾经擦肩而过的瞬间;留恋那青石成路,那雨打芭蕉。
民办学校管理系统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sis
草窝生活网